愿我们总有分离,总有不愿分离的人生中,

 

此刻仍有对任何人事物的那份眷念守着我们各自不同的故事

 

和我们的心。

从她(焦安溥,张悬)发的三十六年来的第一封电邮开始就订阅了,写得真好,很爱半夜发,挺多都没仔细看,干脆手打一遍搬运过来,慢慢更新..

 

三十六年来我的第一封电子信

我大概是没想到在网路上搬家的过程里会这么快收到这么多对于电子报的意见,以至于有种视感的错觉,像是回到最早合作的公司劝我开脸书后有人也担心会好不纯粹一般。朋友笑我说其实我从小到大做每件后来大家觉得还可以的事最初都挺土气的,我记得最早在脸书上决定写一些社会上值得群众讨论的问题,很多人也留言劝我脸书不是写那些东西的好地方,我往往都惭愧过;后来,纯粹又渐渐比不上亲近与对话感让人喜欢就是了。整理未来规划和筹备工作的这半年,我再一次回到自我鼓励的最初,鼓励自己每件事永远没有必然的善恶利弊,也永远跟人的诠释与利用造成的现象有关而已。于是在一阵对电子报是否是那么过时的讨论的混乱里我写起第一封信,我写很慢,我慢慢写,让写信先从不过如此而已开始,我试试看喔。

我原本很兴奋想说可以用自言自语的方式介绍现在的合作伙伴或是明年的作品,哪怕是趁机说说为什么离开脸书其实将是一件我自认是前瞻的好举动(于是大家可以有机会体会一下我的工作人员听我讲这些事的那种漫长哈哈哈哈),但讨论之中我的这点兴奋很快失去了无知无觉的乐趣,就放慢了速度,从这一阵子的生活说起。

这一段时间再做的事情比较像是这三年最后一个阶段的摸索与学习。想把个人资料找个地方摆好,于是我跟好朋友们用着有限的资源做了眼前新开张的网站,我希望它总能常常更新和收集一些跟歌手有关的讯息和做过的访问与拍摄,这里像是一个橱窗,等我整理得更好以后欢迎大家投稿: ) 。我最近常去研究一个好的橱窗可以摆放些什么。思考用电子报的方式转换看看,让日志不再因脸书的发布模式与张贴的环境像是一种直接成为新闻来源的声明。最近因为明年的演出工作去研究了聊天机器人,也在设计如何善用它的客服优点,并让它离开眼前作为侵入式推销的隐患,能成为提供演出售票或作品资讯简洁而讯息完整的听众服务功能。我和好友们还在研发明年想推出的一个应用程式... 这些我有兴趣但从不熟悉的领域,因为这几年能停下来多做资讯现象,社会学与经济学的功课而让我认真渴望去将思考与观察作为成当代现象以外的其他例子。这一段时间也因此我活在大量的失败与建立对应逻辑的许多实验中,成长无限,我很珍惜。

以后慢慢多说一些心得也慢慢写下去。你看到的信件,每次下方会附上一张纸条,用最简单的MEMO方式附上网站或未来活动的讯息更新,设计到目前为止,这是我想到让大家能在不会漏失一般讯息以外,自己也能好好写每一封日志的格式。在笨拙的尝试中,目前让我唯一单纯地高兴着的,是也许在笨拙的开始之后,我能静静地多写点以前在脸书上终究无意下墨的各种事情,

于是第一封信,谢谢你收到,祝我们都因此开心。

我就继续默默不定时写下去了。

不知道我的妈妈有没有跑过来混在人群里。如果有,跟谈海珠女士打招呼,明年重新开始工作的你女儿一定还是会常常跑回家吃晚饭的,不要担心,我很爱你。

与你握手,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2017.12.16

 

from anpu--20 Dec 1:39 AM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今夜学着亲自操作电子信,这是它的指导说明:“您的标题:聚焦并切中要点”教学指导让我内心显示为非常心虚,我完全做不到...

妹妹出生不久的小朋友昨天莫名发烧去住院了。

电子信中跟谈海珠女士打招呼后我就食言,连着几天连一通电话都没打,只能借着简讯心急妹妹一家的平安,然后开着很多很多,很多的会。

昨晚我等着简讯同事跟伙伴们开会进行策略调整和演出筹备当中,我深深地懊悔着(当然其实换方面想就很光明,真的只是学习跟顿悟)如果前阵子不是忙翻了,我应该想到要像以往做座谈般地~ 还是要推广“多元臆测”这件事(哈哈),并保持警觉去理解本来就是因为舆论瞬间聊想事物的方式并不抒情善感,于是在进行脸书搬家跟做电子报的前言就该花时间写出它们的精神和用意,也许就不用回收那么多意见或是开更多的会,也许伙伴们就不用超时工作,我就有机会奔去我妹妹身边。 今天小朋友开始退烧了,虽然还要继续住院,但我很感恩。

比如说,如果我讲的不是我规划了电子报,而是“我要写我的电子报”“我认真决定要写X年”,也许一开始群众的认知于是效果就不一样了是吧。

这样自省很好,平常我都会为了这种心思甘愿被评为一个难搞的家伙,这次倒是大意了。这种大意好像也仍然是好的,如果做什么事总是被无条件地,所以也无人去追究思考地接受,那身上拥有或聚集到的所谓信任就可能成为剥削或垄断知识和他人体验的一种暴富,比起来,现在的学习很好,以后能变得高明而不是狡猾也会很好;此刻因此有了目标,很好很好。

(话说电子报比我想象得好玩,我好像可以一直换底图的颜色,熟练了后找十封信一直还给大家看)

巷子后面早餐店的老板跟老板娘并不知道我是谁。搬到这个住进来录专辑的地方,这三年来他们总是只会对我嚷嚷不要对男朋友太好女生会吃亏,抱怨夏天太热不想煎蛋,然后又对着男朋友说他面相看起来很可靠但怎么那么不肯吃小黄瓜。这是在开始复工前我的日常,而今天早上我连滚带爬地惊醒迎接十个小时前才一起收工的开会伙伴们,哆嗦着去买早餐并疲惫无言坐在一份标题比眼大的报纸前时,这份油烟与寒气中的日常提醒着我仍要活在寻常里,寻常里的人间才有万物,才有时时刻刻此消彼长的善恶与美丑,它们仍然收容着这样一个我。

于是,愿你收到信的此刻是深夜或一早,
潮湿冰冷的气温中,
我想深深祝福你和生活里的这一天。
不用只能渴望顺遂精彩,
但能拥有着一份使你还愿意活在寻常里的原因,
无论那有时是愤怒,卑微,得意或迷惘,
那个原因还能有时大过这世界
于是有时留你下来度过顺逆,陪着你去看悲喜。

与你握手,

安溥

 

来自安溥-- 21 Dec 00:10 PM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世颖送的玩具与对哄骗一向心存怀疑的铅笔。

花了很多天在想如何将电子报同时拥有IG脸书和部落格的功能,

意思就是我正在尝试如何把猫的照片贴在电子报,认真地分别写日志和文章,
然后有时附上我的音乐...或是,
参考工作伙伴形容然后像今天一样用影片描述工作的时光我都长什么样子。

https://www.facebook.com/kayla.barham/videos/10155213091283927/

是今日最佳形容!
晚安,希望今夜人们平安。

向你挥手 : )

安溥

 

珍惜与人之间的晴朗

昨夜冬至,家人在各地,去参加一个活动时我发现此刻的知名人物和年轻新秀我都不认识了,工作人员像对老奶奶一样与我一个一个解释谁是谁,以至于我脸上一直有种迷惘般的慈爱表情。而我始终疑惑的是,网红到底是一个名词还是形容词,用形容词理解别人的身份或工作始终让我觉得不妥当。一通通电话打完我继续夜里的工作,和平面设计师好友们吃到了汤圆,冲出去跟几个朋友见了一个久违的面,再赶回来继续陪设计师们一起工作。大家都很疲惫,近日我们用放射状的方式处理每天不断涌进的更新与对待办事项,越长大越少说对不起,才明白说太常使用对不起往往只解决了自己心里的焦虑与不安,歉意对他人或是友谊在当下没有用处。于是把对不起和心疼留在心里变成一口更努力解决问题的气;这段日子我更认真说每一句谢谢,然后努力练习逗笑人的干话。 是的我在练干话。自从友人跟我解释了一次干话对日常和心理学的奥妙之后,这半年我每天都当语言学练习。目前自然度60%,成功率跟女孩子的脾气一样有时零有时一百,干话风格万千不同,里面有各种微妙的性格洩露和心态,这一年心得无限。


天气晴朗,我想起这几天工作重到我常常觉得我几乎没有办法让任何人满意了,却因此就又忘了先为一切事物表达接纳和提供幽默感(简称修养)。想着身边每一个人他们独特的样子和他们各自开始时的样子,一年里总有时像这两日一样,天气突然晴朗明媚了;放晴时像是没有原因而也无从留住变成一整个季节,活在台北的人生经验让人养成一种珍惜晴朗的习惯, 毕竟都要来去。还有来去。 每当晴朗,我们要珍惜走在街上的时光,渴望珍惜的念头要变成一种挥霍,挥霍时光,挥霍人与人之间只要有时还能的晴朗。

与你握手,

安溥

 

 

送给你的今天与新年 — 31 Dec 05:13 AM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送给你过去三年中我心里最美的一天。

当时以为错过,却奇异地,赶在最后一刻想到了要去的地方,在很美的秋景和冰冻的风中许下当时最重要的三个心愿。许久以来以为难以完成的它们,在后来的三个月内全部发生了,所以三十一号这一年最后一天的早晨,我希望将那一天的照片送给每个你。

念头,或是说意念。

在我成长的过程来说有太多的灵验于是也有所悔悟,所以成年后我已不再许愿,也同样就此停止在心里尝试怨恨或诅咒过什么,谢谢我曾感觉过的聆听与回应,在人生中教育我的心智总大于我对自己感受到的意识。

这个月我在收工后的每夜努力多熟悉电子报的操作,在失去按赞或留言互动而像是独白的模式中,慢慢确定了新的一年电子报自己想做些什么,我想用固定三种格式分享三种不同的讯息,有活动更新小纸条和照片的生活杂记,我希望能善用电子报跟大家交流个人推荐,从新闻,知识与自己偏正式论述的文章,还有不定时附上音乐连结的短稿三种。在来信标题中会开始加注,这样看的人就能依对不同来信的兴趣,自行选择开信点阅的意愿。

这日早晨,街上有雨无人,我深深地祝福你这一天跨年的生活能拥有内心的平静。平静,是我对新年和人生最深的认同和最信任的指引,愿你拥有平静,愿我们因此心口眼意觉知自在,而不忘生出慈悲的体悟,

与你握手,谢谢你与我握手,

安溥

 

私人选择:OSHO — 02 Jan 01:50 AM

今天的私人选读,这里的选读将无关信仰,群族,各自往往不同的身份,并而深深祝福各种可能的心得的文章。与你分享;祝福我们的内心,那世界唯有我们自己能去耕耘的一块可虚可实,可小可大,可以多浅或多深的地方

安溥

我们从来不直接看任何人的心。那是危险的、不安全的,因为那样的话你也许会涉入其中;你也许必须做一些事。所以我们从来不碰触任何人。我们只是保持疏离、遥远、远离。


我们不碰触任何人。当我这样说的时候,我不单是指肉体上的碰触。我也指心理上的碰触。我们不在肉体上碰触别人。我们害怕碰触别人,也害怕别人碰触我们。我们的心理上也活在壳中:我们是封闭的、密封的。

那是有很多理由的。如果你穿透某人的心,你就必须做一些事。你会充满爱、你会充满更高尚的、更优良的价值观。那么你就无法保持你卑鄙的样子、你就无法保持你不仁慈的样子、你就无法保持你自我中心的样子。如果你观察到别人的心,你就必须融化。那个观察别人的心得举动就会变成你自我的溶化。

所以,没有人会看别人。我们甚至不会去观察朋友的心。我们把他们视为理所当然。我们从来不会观察妻子和丈夫的心、爱人的心。我们创造了一种想象,然后靠那种想象生活。我们从来不直接的与对方谈话,因为如果你直接的讲话你就会觉得不安全;你会变得脆弱。记住这一点,如果你穿透了别人的心,你的心同时也会变得脆弱。否则那是不可能的。如果我深入的看着你,我也会对你变得敞开。你也能深入的看着我。

但是那会让人觉得危险。我不想要任何人深入的看着我,因为在表面上我是一个不同的人,我是一个虚假的人。在内心深处,我是另一个人。在表面上我继续微笑,我非常仁慈、非常有爱心,而在内心深处却有许多憎恨、许多丑陋存在着。所以我不想要任何人穿透我。

但是如果我穿透你,那个想穿透的努力本身同时也会让我对你敞开。我们都很害怕。我们不想让任何人侵入、并且看我们的内在。观察别人的心以及被别人观察都是危险的。我们变成密封的、死寂的。我们继续把囚禁带在身上。

那么你怎么能够了解生命呢?如果连一个人的心对你而言都如此的陌生,而你不曾观察过它,你又怎么能够深入更大的神性之心、存在的中心当中呢?学着去看。从观察比人的心当中你就能够学到深入去看的方法。那是这个人的深度。这个人的深度就是他的心。

我们透过头脑谈话。头脑并不在深处。头脑在表面、外围。我们只用文字来谈话、讨论、沟通。我们甚至没有保持过几分钟的沉默。甚至那些恋爱中的人们都会一直讲话,因为如果你沉默,你的心就能够被穿透。所以我们一直在讲话。

丈夫回到家里。他开始讲话。他谈论一些无意义的、不相干的事情。市场上发生了什么事、商店里发生了什么事、电视新闻里有什么事、收音机里有什么事。他一直在讲话。而妻子也一直在讲话:其他的妻子在他们家里谈什么,以及诸如此类的话。他们一直在讲话,知道他们上床睡觉为止。为什么要讲那么多话?有什么目的?他们真的对相互沟通那么有兴趣吗?不!他们害怕沟通。如果他们安静下来,那么他们的心会开始沟通,所以他们继续讲话。讲话创造出一种障碍。他们在头脑上会合。心对心的会合只有在寂静之中才有可能发生。

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方式。然后我们说我们活在悲惨当中。还可能发生别的事情吗?你的命运会是悲惨的。但是那并不是你注定的命运。那是你创造的悲惨;使你创造了它。你封闭,你就会在悲惨之中。敞开、脆弱,你就能够变成喜乐的。这种敞开要透过观察人心来学习。

这句经文说:

「学着去聪明的去观察人的心。」

「......聪明是不偏不倚的:没有人是你的敌人、也没有人是你的朋友。它们像是你的老师一样。你的敌人变成了一种你必须解开的神秘问题,即使要花上许多年:因为人必须被了解。你的朋友变成了你自己的一部分、变成了你自己的一种延伸、变成了一种难解的迷。」

#注:我打不下去了....这什么选读....不敢了不敢了复制黏贴了

 

這句經文說:「學著去聰明的去觀察……。」這個「聰明的」是指:成為不偏不倚的。如果你是偏心的,你就無法接觸到心。所有的偏心都使你專注於頭腦;只有不偏不倚的意識才會到達心。

  心是不偏不倚的;頭腦總是偏心的。頭腦總是傾向於黨派、派系,贊成這個然後反對那個。心既不贊成也不反對。心只是一種敞開、一種接受、一種歡迎。心沒有敵人也沒有朋友;只有頭腦有敵人和朋友。這個「聰明的」就是指不偏不倚。只有那樣你才是聰明的。

  如果你是偏心的,你就不是聰明的。你也許看起來是世故的、有教養的、邏輯的,但是你沒有智慧、你不是真的很聰明。沒有偏見、沒有偏心、沒有贊成和反對的感覺就是聰明的性質,因為只有那樣你才能夠看到整體。

  例如,如果我說你是我的朋友,我就不可能進入你的心中。或者如果我說你是我的敵人,那麼我也不可能接觸你的心。當我說你是我的朋友、或我的敵人時,我已經把你視為理所當然。我覺得我認識你。我了解到我已經了解了你。否則,怎麼可能會有友誼呢?當我說你是我的朋友,我就顯示出我喜歡你;我正在說我喜歡你。而當我說我喜歡你的時候,我就已經變成偏心的。那麼我就無法接觸你的心。我的喜歡會變成一種障礙。

當我說我喜歡你,我事實上是把我自己的想法加在你身上。我的喜歡、我說你很好,是因為你這個人怎麼樣是依據我的喜歡而來的。現在我進入了你、我把我自己的想法加在你身上。因為我的喜歡,我無法接觸你的心、我無法以你本來的樣子認識你。

  當我說你是我的敵人時,我是在說我不喜歡你、我討厭你。這個討厭變成了一種障礙。當我說我喜歡你時,我會試著去找出那些我喜歡的東西。當我說我討厭你時,我會試著去找出那些我討厭的東西。然後我就只是試著去證明我的觀點,而不是試著去認識你本來的樣子。喜歡=友誼、討厭=敵意,這就是我的解釋、我的幻想。你的赤裸裸的真相、你的赤裸裸的真實,已經被遺忘了。

  聰明就是指你既不是我的朋友也不是我的敵人。你就是你;我就是我。我不會把我的想法加在你的身上。現在我會試著去了解你本來的樣子。不是根據我的喜歡或討厭,而是根據你本來的樣子。每個人都是一種神秘、每個人都是一個謎。如果你試著去解開其中一個人的神秘、如果你有能力去解開其中一道謎題,你會變得有能力解開更多的謎題,因為甚至只有一個人,他也要透過心來被了解。你知道了這種藝術:如何穿透人心的藝術。

  而同樣的技巧、同樣的方法,也會幫助你穿透神性之心。神性之心是廣大的、無限的,但是人的心是神性之心的一個瞥見。人類的心是神性之心的一種活生生的片斷。所以不要對你周圍的人類死氣沉沉。學著去愛人類、尊崇人類。然後,「學著去聰明的去觀察人的心。」

  這種學習會使你更成熟;這種學習會使你對更高的學習、也就是神性更敏感。神性之心只能夠被那些有能力了解人心是什麼的人所穿透。

-來自宁静之声,OSHO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杂记 — 05 Jan 1:01 AM

 

 

今天跟克拉拉开完会聊起跨年后的一些事情,他很低潮而我最近刚走过一些近期苦闷和自我检讨的过程,每天再累睡前还是跟男友学下盘暗棋,学习其中的思考跟暗棋的艺术。我们聊着感受到的事情,克拉拉他很认真的说总之因为这样,所以他只是要问我能找谁学钢琴。他决定他要去学一直想学的钢琴。

 

 

我们两个最后决定我们一起明天去报名学儿童级拜尔初学班。

*什么是拜尔参考下面连结:

 

 

http://suo.im/5kJNAj

 

 

而以下这里是我去找资料时看到的一篇文章,我也觉得非常有道理,给大家做参考。

https://cht.tw/x/0thcw

(毕竟我跟克拉拉决定去学拜尔是基于一种,一起发神经跑去大冒险,游走在一遍认真想知道小朋友到底怎么样学习钢琴那我也要学,然后一遍内心保持毫无耻感的一种游戏精神~真的也想学习钢琴的朋友可以参考连结介绍的其他入门教学学派)

克拉拉是一个跟我不相像的朋友,我常常是没有正常的羞耻心,而且如果不是蹦蹦跳跳看起来很莽撞,就是垂头丧气把帆布鞋脱出声音走在街上的人,他看人总是充满持平开放的理解而且温和。不知是不是因为这样,我们凑在一起常常可以去做一些大冒险类的事情,仿佛它们一直随时就可以发生的,而如果跌倒了另一个永远还是笑得出来,如果有时犹豫了或对世界退却了,另一个态度也会看起来像是这世界本来就很适合让人退却:没有什么是不能先这样想得。

我常觉得,长长的人生路上,有这样的朋友已经足够让人常常转念去面对黑暗或站在烈日下了。

今天Krish跟乐乐的老猫猫生病了,我很希望老猫猫咪估能安稳康复,跟Susan聊天也聊彼此练鼓的心得,今天是生活跟念头都充满着很多朋友的一天。我想把我刚学习打鼓时跑去高雄报恩演出就忘记耻感上台打唱的一首歌跟你分享,唱得不好打的也是,当时与此刻,往往再努力我依然非常笨拙;我想我永远都可能是笨拙的,但我拿我的笨拙祝福我身边的好友们,尤其是音乐圈的朋友,你们总有我垫底,其他的事情,不要担心,就为自己去做做看吧,若你还不成功,若你还有烦恼,若你非得跌倒,

像以前我妹妹对我说的一样,我永远会一边笑你弄得好脏一边陪你起身再试着蹦蹦跳跳的。

也祝福收到信的你,

安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0fcM4pGDtY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今夜影片分享与音乐— 07 Jan 01:12 AM

一支泰国的广告,最近重新开到,送给你的周六深夜,也给你众人们的明天。

https://www.facebook.com/BKKLiveShow/videos/328839217616328/

也给今夜,写稿子准备下个的访问,世纪末时我曾听的歌。 十七岁那一年整个伦敦到处是U2的 Sweetest thing,Cher的Believe,和George Michael 的Fast Love. 我当时只听一个非主流的广播电台,那一年 Semisonic的 Secret Smile 成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首歌之一。今夜我找出那年后回到台北的冬天, George Michael 在欧洲的MTV Unplugged 演出和这支我深爱至今的单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zn4YGEPVV8

去佐雨声。想一些不可想完才能好好去想的事。

安溥

 

音乐:Chet Baker — 09 Jan 10:01 PM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今天封面转帖自我去看过很喜欢的展览,——"海洋垃圾摄影展"

今夜与你分享我选听的音乐。

Chet Baker,Full album of Let's Get Los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LCkaLClqrc

 

 

然后我收到很多人同样的来信,大概就是说....很想教我如何缩短网址。

... ... ... ...

好,我缩给你们看。

->https://goo.gl/YbGCA6 (你看我学习速度很快的)

今天因为工作的关系,有机会去浮光书店,选书选得很好的一家书店(给你们有缩网址的连结:https://goo.gl/R7LsTk)。买到了心心念念的作家阿兰达蒂.洛伊的极乐之邦中译版,之前看完了哎呀小姐远从纽约帮我带回来的英文原著,今天能开始读一次中译版,一时间近情情怯。虽然写电子报非常像是(其实就是)自言自语的过程,如果读者有兴趣,以后也许电子报里可以不定时推荐我读过的书给大家,喜欢的话在路上碰到我可以跟我说,这样我就可以做电子报这部分的市调了。(最后是一句干话请你笑一下不然太当真我压力会很大然后这几句有押韵哈哈哈)

说起市调,前阵子陪工作伙伴一起处理网站后台和活动页发布的很多事,自己也帮忙当了一下管理员,然后强烈地感受到人情冷暖这件事,有时候面对大小要求与询问,在努力尝试中肯或诚恳的回复还是得到来信者将文字当做扩音喇叭对管理员吼叫或冷言凉语,我有时候会想,如果来信者知道他们在吼叫的是所谓本歌手,而吼叫的动机来自于支持或是欣赏,这呈现出来的社会面是不是很势利呢...即使势利是每个社会里最古老的面向之一。对人不用过分客气,太客气也可能是一种先入为主的预设立场,但持平地为自己问出每个问题,说自己当下需要说出的每句话,是我总在体会和练习,也很盼望能遇见更多对此熟练的人的风度。我是多么渴望能遇见不卑不亢,珍视自身如何使用语言的人呐。

于此,这一刻我也用着同样的心情去重新熟悉如何完成每一个不同的访问。要谢谢近日给我机会练习的许多访问者,我很确定当我真的鼓起勇气认真回答,关于闭关三年我都在体会和学习什么时,我的回答完全是女版Jim Carry这件事。我羡慕也深深地,深深祝福Jim Carry,他目前为止在访问里表达的,对我来说,文字句句都是真的。

说的多了。音乐分享给你,

祝你晚安,

谢谢你们听我说话,

谢谢去听彼此说话的人们。

与你握手,

安溥

杂记与午夜音乐—— 17 Jan 00:22 AM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我要偷偷跟bibi打招呼,朋友告诉我她订阅了这个电子报。你是我好爱的歌手,尤其是曾经的专辑呐,它们仍然是我自己会哼的好多歌。愿你都好。 今天过了一个十四个小时的工作日,但在几通看似只跟工作内容有关的电话中,和几个机会之间,每个对话都让我心里很感动;每个一起工作的好朋友都用他们的方式给了我精简但真诚的友谊。每天特别谢谢啪啪,一起录音的时光你看起来快乐而强大,其实别人怎么会错过你的能力和我眼前看见的你呢,今天有一刻,我止不住地想。 于是我今天在交通中想了几次这件事,人与人之间理解又或互相试探彼此能力,心意与相对关系的过程常常变成一种淘金热,想疯狂寻找一颗真诚的心,想要遇到的都是好人哪怕是要比我们能承受自己的人,却不熟练于耕耘或翻掘的耐心和拿捏,或是对不同性格鉴赏的方法;是这样,让我们常常有时在忙急一阵后就得颓坐在人际关系里一会儿吧。 就涌起了浓厚袭来的,对谦卑与修养的敬畏。 最近得空才能写电子报。珍惜能写的机会,所以接下来三篇电子报,我将在深夜介绍自己私藏的,常见管道并不容易寻找的心爱的朋友乐团给你们听好不好。比如今夜,因为自己的工作好一阵子找不到时间见面而很想念phew phew,今夜我在听心电乐,还有专辑好美的这篇引言。 常常一个人在家里写歌,窗外温度升高降低觉得世界都没有改变,当然空气真的有变差,去海边发现微生物越来越少,浪也变得很悲伤... 所以世界真的在动,就算是你的心不动,他也无时无刻在往前,在推翻你的认知。 站得很远很远看着海,心里还是想着同一个人,希望有一天,我们会见面,然后我会把反复练习的话跟你说,不会打结,会充满爱和力量,像我第一次见到海那样。 心电乐终于要迈入第十年了,这是第八张专辑的封面,中文叫:我和你的幻想公路旅行,英文叫:Fantasy Highway You & me

与你握手,

安溥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来自安溥—— 21Jan 02:05 AM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和苏决定去看一部电影。走在信义区聊着工作和未来的事,停下一次脚步听一位街头表演者唱歌。当人群每次以百人的方式横向走过我们眼前的表演者,那画面很奇异,很美,美在一种群体的无觉,因为一种人们走过无心佇足于是我们此刻面对着他们的美。

进场前我们盯着电扶梯一会儿。我意识到一件事,这几年各种电影都在描述的事,关于每个人每种生物一直是活在不同的维度里;你的好奇于是有时以低落或彷徨呈现,好奇着每当离开自己的维度走在日常的大街上,大街上的闹与流落,太贵太贱,太丰满太贫乏的一切让一切都不是真的,所谓现实让人几乎要觉得自己的维度才是幻觉了。

刺激我的是眼前的电扶梯,我想人们的世界是一层楼,我们各自的意识是别的一层层,电扶梯让我们穿梭在不同的楼层,这里卖票那里吃买,地面展示然后往上看戏,如果你有时必须去别的楼层,必须使用楼梯的话;走过天桥,还有另一些包厅。于是自己的存在和此刻在想的事发生在商业区中虽然仍显尴尬,却止住了片刻的迷惘,生活是你每天要走去的每个楼层,仅此而已;就是你每天怎么走回,还想不想走回,有多渴望走回你的那一层楼罢。

从信义区回来的路上,今夜我在听Little Shy on Allen Street, : ) 

在商业中强者是生存者。强者们天天在广告版上和脸书流传的影片中告诉我们一些事。如何不被淹没呢,如何在游戏里沉默但不被战斗时的讯息淹没,商业里的强者和我各自身处的维度是否过拥挤。我继续想着。

晚安。和你握手,

安溥

 

别人说的话——22 Jan 11:30 PM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朋友说他很自卑于他常常听不懂别人说的话。但这不是我们每个人的日常吗,我问。“但听不懂就一直是处在会错意或是突然知道,终于知道后的惊慌或难堪里。”

什么事都听得懂别人其实在说的是什么,是非常恐怖的。如果下一秒每个人都拥有了阅读他人心灵和反应的能力,我想我们瞬间就得疯了。阅读之外,还跟如何回应有关;回应之后,还跟收拾有关;收拾完了,别人的身心应该早就也已经变了。这种速度太快的轮回中,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即,如果别人完全地知道着他在想什么感觉着什么,能瞬间同时地去感受,那是双方很深地幸福-双方,是多么珍贵。而在社交中,若我们甚至都未能那么了解自己的反应和心理在想的是什么,若别人就已经接收到了或是开始理解了,这应该是灾难。

于是亲爱的,听不懂别人在说什么,此刻是平安呐。能有先去听懂自己的习惯...哪怕是因为只有能先听懂自己而已的机会,我喜欢着因此可以少有去揣摩他人的你。

在别人渴望被你理解前,不用急着去懂罢。他的念头此刻还是他自己的,不是吗。在别人渴望被你理解后,我们才有的去懂。and you make yourself keep seeing,and that's all. let's just see more things for a while.

今夜我在听这首歌,来吧!焙焙!“变化”

与你握手,

安溥

 

风咧吹—— 27 Jan 12:31 AM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很多人可能以为我如台面上的对最近的事情是愤怒的,其实我对台面的事依然并不愤怒,相反的,我曾有一度是那么期待可以去将我看得懂的事情变成一种最大的幽默,也许在让幽默变成一种回应不可知名的对手的,以不敬表达尊敬的风度。可惜这次无法这样做。而总有一天,会有相同的状况但不同利害关系中的机会可以做做看吧。看得懂我在说什么的人应该就会笑起来。有人笑就好;有人笑就是懂了,更多人遇到事情能懂,多好。

今夜和未来的一些篇幅,是演唱会我希望能先行公开的曲目,和摄影师们的合作。我希望能多说一些我认识的美丽的摄影师们的故事,希望你会期待。这篇,是我听了这么多年的林强,风咧吹。  Photographer: Chih Hsien Chen (不管我以后要开始发扬光大干话的好处,干话是多么深明情理所以体贴人情世故,于是,干话多浪漫啊。我学成后实验给你们看看,欢迎记着朋友报名我们来示范)

与你握手,

愿你和任何朋友今夜找对话来浪漫,

安溥

 

来自演唱会售票前的讯息—— 28 Jan 12:00 PM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谢谢这段日子中,每一位帮助我们的人和我们身边的每一个好朋友。

谢谢你。谢谢你。

也谢谢大家,雨天平安啊。

与你握手,

安溥

 

炼云加场开卖前的祝福—— 03 Feb 09:03 AM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送你我的妹妹画的白胖胖系列贴图  : )

一整周除了帮忙客服和整理各种为了加场的发布,就是默默地在整理演唱会的各项进度。我们谢谢突然出现的各种邀约,眼前我们原定的步调不变先把事做完,公布歌词跟访谈仍是我们对这场演唱会筹备最认真也想表达的最深的祝福,过去几天需要公告许多事情,版面问答不断于是暂停了一下,在周末加场开卖后电子报和活动页中我们依然会用心发布完毕,非常希望大家持续来看看。玠安对曲目的深入访谈在官网刊登了第二篇喔。

人多了,现在怎么办呢。我这周在想这个问题。如何让它不会只是个问题。想跟老听众跟新听众说前几年我自己在学的事情,就是我体会到一件很平凡但大量被忽略的功课,比如说,扶老婆婆过马路其实是很容易的,因为这个行为是常态下已能被理解与支持的好事,我们只需要在当下愿意去发心动念做出选择往往就能完成。但往往如何解决一种纠纷,如何在慌忙时仍能冷静下来推己及人,如何为了处理不同的事情背后盘根错节的心理与行为而去练习与思考,一次次去发展可能是智慧的看法与选择,反而是最需要被更多人投入和给扩散的善,是吧。

其实这一周我想了很久,有些心得跟决定现在都还不是时候说,但快了;再过几个小时就是加场的开卖了,

我只希望你平安。心理平安,行为平安,平安里也有为他人平安所设想的照顾,我和听众们做得到的,我期待我们在消费行为中因为能懂得如何关怀他人,懂得观察与分辨事情并照顾自己,而成为一群特殊的示范。(我老说这些很烦对不对,那我边讲边比手指爱心好了)(差点打成中指爱心)

昨晚趁着尾牙跟很多人说了一些平常啰嗦,喝了酒就不是啰嗦而是恶心的话,很多事这一阵子看起来变了... 我比较慢,我还没变,于是许多事在顺境逆境中,就都来吧。让我追上它们,学好人情世故里圆满每种发展的智慧。

开卖前,依然谢谢我的家人和一个个好朋友,谢谢我的伙伴们,更谢谢雨天里陪伴我们一起卖票的每一个你。今天对我来说最特别的会是妹妹小孩满四个月了,我是多么爱你,welcome to the jungle,babe.

与你握手,

安溥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溥姨 —— 04 Feb 01:16 AM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我想送给你们我身为溥姨的照片,作为这一阵子我对电子报订阅的读者和买票的每一个人的感谢。谢谢你们,尤其是今天又几个网友跟我说他们去买票的时候遇到了很多互相帮助和聊起天来的事情,这让我好感动。其实像是打了一仗一样,在数个月的工作少能陪伴家人后,今天终于能去遥远的妹妹家,陪她的小朋友团聚于冰冻天中的四个月收涎。我吃着灭没给的泡面听大家聊天,吃着吃着就哽咽了起来,但还好没人发现。然后赶回市区去探仍守在总统府附近的她,赶去接手工的男友,就看着我们的情侣朋友在骑楼下挥着手。再赶去雨中的塔台探班我很挂念的城镇舞台;雨中我听着唱歌给那么多人听的她,雾气和午夜雨里镂空的舞台背景中她很美,工作着的人们也是。

几个女人让一整天因为票房完售而想了很多事情的我感受复杂。今天他们在一场雨里,而也在各自的雨里,或是安稳或是坚强,或是因疲倦而散发的温柔,或是都给我她们独有的拥抱,

我爱你们,女人。

附上一首歌,the cranberries,"ode to my family"  晚安,想完了心事和做法后,我要开始跟你说。愿人们今夜平安。

安溥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除夕 —— 15 Feb 11:43 PM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给过着各种年节情境的你,这首曲子送个你/妳。

除夕依然是一个万分复杂的日子。每年除夕,一整天至夜里都是总结的当年心事。我记得有一年回家是一种回避,有一年我感觉惭愧,有一年给爸妈磕头时泪流满面,有一年在大家聊天时像是种掩护,才能放心卸下无法形容的疲惫,有一年只是开心地聚在一起不停地吃一年一次的零食。

有一年我在除夕想起儿时的除夕,爸爸叔叔教我们三兄妹玩骰子。更小的时候,在除夕教我们打桥牌。那时候还是一个,会等守完岁磕完头爸妈睡着后溜出去公园放炮的年纪,那时还不懂什么是社会和世界,只有感觉时间和许多发生的事情而已;于是时间可能从不是单位,而原来是一种我们自己独有的记忆的呈现,也因为每个人各自的记忆和选择记忆的方式,时间成为了融合的结果。

其实任何时候我离开爸爸妈妈家都会有说不出的一种遗憾,遗憾于是我们还是要分开,或遗憾于寻常生活不似电影可以只不断地发生精彩或重要的情节。寻常是一种平淡,于是我们遗憾平淡让我们似乎相处得永远不够深也不够久。但矛盾的是,平淡让我信任家人朋友在其中是平安,我因此又常常希望一直这么平淡下去。

祝你除夕内心平安,内心平安。明天天气会很好的。

安溥

 

我终于看完连续剧了 —— 26 Feb 10:55 PM

昨夜终于追完了一出七十多集的剧(是的这就是电子报停发十天的原因哈哈哈)。每年一部,去年是琅琊榜,当做新年的思考,今年有男友陪我一起看,剧本很好剧作细节也好,在细节很多的故事里有极为聪明的人能一起讨论,觉得看连续剧的时光因此多了些幸福安稳。

剧情讲经商之道,讲人情世故的流动,讲权谋的编织,讲流言与诬陷在各种事实中的合理性,也讲人世流传中人在命运里的种种选择。有好几次感同身受于是我夜里对当下的剧情感受黯然,也有几次对经商的思考有了新的启发。在前阵子的忙碌与其中心得中,谢谢劈劈的推荐,很谢谢看到了这个故事。不知为何,虽然对于人与人之间相对关系的改变与来由是从一出剧在三十六岁才恍然顿悟感到很惭愧,但至少是有了清晰的顿悟,虽晚但盼不迟。而在剧终之后,这个周一便成为我一年工作心得功课与目标的新起点了,我期待未来将有几个不曾想过,或以前不曾体会清楚的谢谢,对不起和没关系终能发生。

过年的时候我认真想了一下为什么演唱会会卖完,其中一个可能得原因今天嘶撕提醒了我,是来自于当时参与了和错过了潮水箴言的听众的期待。还来不及完整宣传炼云的内容与其全翻唱的体质,不知道有没有听众还在状况外,我们团队正在重新整理在活动页,官网和筹备中的小蛤力未来这段日子宣传这场演出曲目介绍的发布节奏,希望已购票的朋友们有机会开始熟悉这些我生命中私人念念不忘的作品。 : ) 欢迎大家注意我们团队的发布吧。(偷偷跟潮水箴言的听众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

分享一篇网友的文章介绍剧情中所提及的陶朱经商十八法给大家,加上这几天看到的国际政府世局变动,经商之道:天,地,人,神,鬼。经商之道何尝不是处世为人的思考。有心得再写来跟大家聊。

与你握手,

安溥

 

NAT GEO 练团日 —— 04 Mar 11:52 PM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我的朋友传来几年前我写给他的打油诗回寄给我表达来自远方的鼓励,他说:别人笑你不敷脸,你笑他人敷脸蛋。横批:孵蛋加油。

结束了一整天在台中的练团和工作,回到家时我终于能在好几天后休息一下,而象征休息的星期天已过了。今天其实我心里有点激动,因为终于有机会一起练团。我可能写不出什么抒情绵长的心得,只能说得出这一整天有几个时刻我脑里涌现无数个小时候会看的国家地理频道撞弯的大自然和动物画面,今天下午有些大家发出的声音是这样的。

我的好友,神的游戏的封面设计佩琦,传了一封入心的讯息给我,她说,她想起了以为很重要的长辈告诉她一句话,影响了她很久很久,跟我分享:不快,不慢,不要间断。当时我刚收工,用完力气练团后看到这句话,像是我的朋友没有送我钻石,而是抱来一颗圆润,巨大,厚重的鹅卵石塞在我怀中一般。

Bosh 说他想把今天练团他拍的照片寄给我,我收到再在电子报送给你们看。

谢谢趴趴在入夜的台北车站听我说出前几年一个秘密的音乐心事。还有刀子口豆腐心的劈劈,你整天的陪伴。

希望周日午夜的台北平安。台北啊,你是个很好的烂朋友。

也与你握手,

安溥

 

曾经回复网友的短信 —— 21 Mar 02:32 AM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今夜自选曲。

连续两周不停工作,这个深夜整理稿子看到了去年写给一位留言给我的网友的回复,我记得他的留言和对自己的一些想法让我当时停下思考了很久,就写回给了他。最近的我其实每天过得很深刻,我想每到这种时候我就是像块炖肉-所有的压力和领会杂着其中家人朋友给我远近都深的挂念和照顾,体悟再一次在这样的日子里将我烂熟一遍。写给网友的讯息今夜看着,倒像是在说正在做事的自己了。谢谢这位网友,连续两三周的工作中,今晚也为现下的自己认真看一次。

与你握手,

安溥

我们活在一生里,无非不得休止地尝试感动自己,哪怕荣耀感动过我们自己的任何事物。

于是我们往往过于努力,或因过幸感知到这将是过于努力,而无法浑浑然去投入以致太快保持疏离。

但它们都将退出要紧的心情。它们都会知其天命而安静走往它们的旅途去。作为意识即宇宙,宇宙即母亲,即,母性之外总要看似于最初决心与我们割离的不忍而能忍,我们也许会明白,万种活过才是一次活着。

于是,“我大概从未被自己感动”,

敬你这句。

 

近日杂记 — 04 Apr 11:24 PM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总有时候,我想死在歌里。朋友讲我这样的话说出来会很中二。我说:要是这是木心说的呢,他们就闭嘴了;但于事无补,我已经很认真想下去了。然后我想这样的念头是种好假设,假设所谓中二终有天会是人类追回来怆然去追悔表扬的,太深刻所以不敢承认或延续,于是唤做中二的感受。

人们对自己的感受太决绝了,这让我很落寞。我也常让我自己落寞。因为无法永恒地躺在一个人的怀里,所以有了音乐让我们在里面蜷曲着,在里面东摸摸西摸摸而不用说个理由,也只需要继续腻着;

有时还可以推挤抵抗像是按摩,或是反射性地踢几下,然后蜷曲着,把头塞进一个永恒的怀里,往上眯着眼看它。我看着变着甜甜圈的虎斑猫蚵蚵写着这篇假对话。

朋友说我更中二了。我说:那你怎么不问我想窝进死在的是哪首歌。没有,他想丢一首他喜欢的歌给我作为回应。

但不行,总有时候,你需要就让我这样。比如说放弃一切我穷尽自己所有去分秒看顾的人事物,承认无论明天又会如何,我都已看见一些个尽头,人与人之间的尽头,念头的尽头,终与始都只是自己那万千不舍,所以独自对人世承诺着什么的尽头,毕竟分秒都还是太粗略的计算了,毕竟人与人之间仍隔着个字。意志得背着多半被误植为执着的荆条,念头仍在为我们的道德而流亡。那些我们对爱情的承诺是这世上尚未命名出品种的一株小草花;承诺,他们独自面对生命无常尽其力生存。

于是,我就先这样了。想死在一首歌里比愿意死在谁手上要不伟大多了,但因为总在听到某一首歌所以就解脱了忧伤尽情地去这样想,尽情不见得浪漫,但很解放,能跟愿意继续活着的那份甘心很像。

scenes change before they are over.

安溥

换气的时光 — 12 Apr 02:10 AM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前几天在清晨时曾经醒来,出门陪蚵蚵到后面巷子走走。天色美好,一年中我最喜欢的不是四季,而是每到季节换气的那两三次时候。市场还没有人,走来走去几条巷子都没有遇见人,想起近日连绵不停的工作,我坐在路边想了一些心里私事终于觉得明白了自己真正的心意,理开的那时突然忘了这里仍是台北市,忍不住地从坐着变成在路边躺着。有人在清醒时在城市的路边躺着过吗,我好爱那样躺着。蚵蚵在东张西望后绕来身边,那时她也窝在我的手臂旁躺下,我们两个就在清晨无人的巷子里躺着好一阵子,直到天色渐亮再变浅。我已经好久没有忘记时间了,与它俩俩相忘真好;我们不再确认彼此在哪个缝隙里,即使是在一条泊油路上,却还是能开放于天地,也私密于天地。

跟蚵蚵走回家的路上,想起这封电子报虽然要公布事情,但到时候要先写这则日记才是。那个清晨,我的猫陪我散步,而我心里想起近日每个伙伴的脸,小蛤力终于要测试跟公开了,两个多月来艺术家跟设计师们那么费心耗神锱铢必较的海报设计也终于要公布,全员练团在前天开始,这几件事让我突然盼望着一些它们呈现后能发出的光芒,让光芒能映出我心里这些伙伴的样貌,能跟这些人一起过些日子,让我觉得荣耀。

那天清晨,我眯着眼面朝天空看见的光芒,就是他们在我心里的样子。期待它们与你们相见,

安溥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夏末的回声 — 21 Aug 12:38 AM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在第十三个路上的听众问起电子报什么时候再写时,夏天在前几天正要结束。三个月里铁心决定停稿一阵子,把过去一年制作案中的各种心得整理完再起步,每天仍有笔记但不愿成文,边回过头过起徒手剥蒜皮的琐事日常的日子。未来两周每夜把短文各自完成寄给大家,十篇台北城与一个女人的眩晕季。

行程在八月结束前已经排到年后去了。光是把要做的事的初衷安顿一遍,一边前制和更新也同时就耗去了整个夏天。今年复工是很特别的一年,台面上其实只发表了一个演唱会作品,但透过完成它,我体验了四十岁前同时在艺术里,在人情世故里,在社会结构里搭建工作的新阶段,此刻我对这些心得有一种求仁得仁的眷惜。决定拿未来的创作正在尝试的摄影草稿为电子报定调。演唱会结束后花了近月在摸索怎么改版电子报,完全不擅长摄影的我,以前拍东西都是为了当书图的草稿,这一直让我觉得我很对不起摄影这件事。有一刻想想,就让草稿陪着电子报一起成长吧...也好,让电子报如人生的内容般有机。

前阵子有几个网友抓到机会问起我突然开的IG账号为什么不常更新,当下实在心虚无法回答,账号当时是为了陪青峰一起开他的账号,也只是为了可以互相第一个追踪对方而已,其实还没想过要拿来发布消息。(显示为此事动机有心但没有大脑...)被提醒了网络的世界正有着漫天盖地的影音在推出,我想了很久要怎么使用所谓的anpu_herstorybook,在电子报以外,我想就拿账号专门来写故事吧。不写意见,善恶与美丑,写在词汇的光谱中相对两方的中间与其间,写我有一份荣幸私自体会过的一次次瞬间。

久等了,谢谢收信的你。周一是默默发出电子报的好机会,错过了今年夏天其实我很高兴;今夜想告诉你,不写作的三个月我有了无言的时光,今年因此听到了万千只蝉早我一步的蜕变后当时倾其力振小小的胸腹,万千交错的奔鸣与回音。

与你握手

安溥

夏稿之一 — 22 Aug 12:00 AM

夏稿,之一:街景。

每到这个季节,是大家吃很甜很酸的季节。朋友说起近况时唤起一心觉得穷的时候就满脑子都是钱,我当时没用,只结巴对出了一句现在很热的地方往往就到处都是冰。我记得七八年前这时候街上芒果多到用看的就已像正在目睹有人当街流鼻血;前两年这时候,柠檬在城市巷子里各处滚动,为什么没人有点冲动趁机抓两颗炼垒球。人情如水果,很酸,很甜,超酸超甜,有人决定吃草,在一片漫漫荡荡的水果风中,延续着涩味才保舌津安定的人的那份无聊。江湖与坊间,春夏秋冬都有逃难潮般的柠檬芒果麻辣锅,在南方的河道上闷闷地挤着,蠕蠕地,被西北南东地运送。

而我在说什么呢。我原本要讲的是柠檬,或是拿来比喻什么别的。

写于台北

安溥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夏稿之二:两件关于好人的事。— 24 Aug 02:49 AM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最近绕在心里的是好人这两个字。做个好人,想当好人,是个好人,还是好人。

写出来盯着它们看会比较能发现好人这个念头,或是这个反射性的认知,可能是我们最深植在心的软果子。果子软,未知甜酸,一有苦涩便只溺于“可它是那么软呀?!”的惊愕,别的滋味和判断都没了。

当好人这个想法可能让我们一再再地看不清自己真正在生产出的东西,或是,我们在跟别人要的其实是什么东西。

在许多不同的身份上,这一阵子我都在体会这件事。不能说想得清楚,但从友人的烦恼中,我发现也许我们会有这样的问题,一旦能安顿人事物的各种条件当下有了抵触,我们其实想的往往不是对人事物真正的思索观察与对应,而是反射性地害怕可做,该做的,会让自己看起来不像是个好人。

而为了做个好人,像个好人,为了像就需要往人们普遍经验过的好与坏去揣摩。但我总觉得,我们常常真正的忧愁,是来自我们内心也能感觉到,只是为了当好人的举措,自己跟一直希望能保,能去达到的善果往往就越来越远,困在了那些决定中,那些想看到的事情变得模糊,于是就开始了往后活在人生的失落里了。

———

关于好人的另一件事。那夜跟好朋友们玩一个挖矿工的桌游,玩法大概是,用多张牌洗出不定比例的好旷工跟坏旷工卡,大家各自盲抽,彼此不能知道对方身份,好人坏人的比例在游戏开始后于是就不一定了。

大家使用各种魔术卡跟通道卡尝试完成任务,好旷工要想办法在三张终点卡里猜哪张是金矿并建筑通道,坏旷工则是要想办法破坏。

觉得哪里有趣呢?那天我们第一次练习玩,每个人闹着学着很认真,有人很快学会要领,看似一路认真出牌挖通,到最后反咬一口封了道路;有人拿到的卡不好,明明是好旷工能出的牌却只能像是故意在绕路。第五次的时候,大家都很熟悉游戏规则了,觉得有信息去判断,也就一遍斗嘴猜心,交叉试探对方是好的是坏存什么居心了。为了阻拦可能的坏旷工,每个人拿魔术卡不停地禁止怀疑的坏人出卡,玩到最后掀金矿的时候,摊开每个人的旷工卡大家一阵错愕,才发现因为忘了把坏旷工卡洗进去发牌

那一局没有坏人,每个人都是好旷工。

我还记得我们每个人当时五味杂陈的表情,我们都因为这个意外一瞬间同时露出了因游戏理解到的人性而深深感受着的惊惧。

游戏是不是很高明。

夏稿之三:无名之夜 — 28 Aug 12:30 AM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宗萨说:一般来说,上师是非常重要的。所谓的“上师”是与你非常有缘能够帮助你、能够为你显示你本性的人才是你的上师。

上师的身份可能是一位妓女,如果这位妓女告诉你一句话能够点醒你的本性,他就是你的上师。举例来说,今天讲台上挂的都是噶居派传承祖师的法相。白教第一位祖师是帝诺巴,他的外表看起来就像一位相当不成功的渔夫,不像现代的上师全身会发光的。但我们必须知道外表长相并不能帮助我们。上师也不一定要非常老,因为他脸上的皱纹与白发并不能帮助你成佛,而且你也不是想要找个爸爸。当然,父亲的年纪都是比较老大的,我们不可能叫年轻的人爸爸。

你所要找的是能告诉你究竟本来面目的人,他就是上师。

整理制作人笔记的这周,最近翻起手机里的杂稿,边看边想起了这几年常看的一位网友的脸书。他很少自己写些什么,都是节录佛学的顿悟和解析,还有我少时常看的一些哲学家的节选,但是我就是因此追踪的。如果把宗教当做哲学去理解,把哲学当做爱情去体会,把爱的无数面向,当做宗教去追寻,这世界一定就要看起来很不一样了。出门在外做事的时候,自己念过的东西是孤独的,是内心深处的眼睛,但总因为知道有人也在看在听,在思索同样的知识与领会,就成了自己行旅时的这世界上到处的回音。我生命中有很多朋友:不曾认识的朋友。也许亦不必认识,我们只是因为只是与体会而相连,看似不存在的关系却又是最坚韧的,因为彼此不需要任何形式维系。总觉得听音乐的人与音乐人之间也是如此吧,除非我们把歌手创作者当做了今夜在电子报里与大家分享,也在心里祝福我生命中的这些朋友,祝福无形而无限,无由而无尽。

与你握手,

安溥

夏稿:哲语分享 — 29 Aug 10:02 PM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每每又对世物有体会时,可供我们万次解读的哲语,上封电子报因网友回响很多,节录我常看的,所谓不曾认识却一起分享了很多的无名朋友黄承晃先生的脸书注释,与你分享,也在这里谢谢他。

与你握手,

安溥

如果透過審慎的觀察,不難發覺葛吉夫說的: 
認為人是統一的個體是人類最大的幻覺之一。

有人以為「人不是一而是多」是第四道獨有的見解。 
其實不然,所有的古代心理學, 
包括傳承久遠的各大宗教都看到人的這一面真相。

下面是一些關於這方面的語錄集錦, 
只是信手集結一下:

Man in himself is not one, he is not 'I',

he is 'we.' …Everything arises from this.    
~Gurdjieff 
人的裡面不是一,他不是「我」, 
他是「我們」...一切都肇因於此。   
~葛吉夫

Shake your head 
so thousands of creatures fall from every hair of yours.    
~Hafiz 
搖搖你的頭以便將成千上萬的生物從你的每一根頭髮上抖落。 

~哈菲茲 
(搖搖你的頭以便將成千上萬的眾生—— 
我群/念頭—— 
從你的頭上抖落。)

In this mob of I’s inside, which One is me?    
在我裡面的一大群「我」當中,哪一個是我?

Who am I, standing in the midst of this thought-traffic?   
站在這擁塞的思緒當中,我是誰 ?

(葛吉夫認為人不是一而是多,人的名字應該是「軍團」:每一個念頭、每一個情緒、每一個感覺都是一個「我」。關連上魯米的這句話就變成:在這擁塞的成千上萬的「我」當中,哪一個才是我?)

You're not one 
You're a thousand 
Just light your lantern 
Since one live flame 
is better than

a thousand dead souls.     
~Rumi 
你不是一 
你是一千 
就點亮你的燈吧 
因為一朵活的火焰 
勝過

一千個死魂。    
~魯米

(好像可以這樣解讀:我沒有一個恆常不變的「我」, 
我有上千的「小我」隨著因緣情境的改變而不斷輪替。 
當我處在當下的高等意識狀態時就像一朵火焰, 
立即就把上千的「小我」燒得一乾二淨。 
「活的火焰」意指「延續不斷的當下」。 
「小我」就是各式各樣一個一個連續不斷的「念頭」 
「情緒」及「感覺」, 
也就是自動連想; 
因為它們都是過往的老舊念頭情緒和感覺, 
卻像鬼魂一樣不斷來阻止我們活在當下, 
魯米稱之為「死魂」真是再恰當不過了。)

中秋 — 24 Sep 11:28 PM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台北今天的午后有一度晴朗有风,街巷无人无声,大家正在过节处返回城里的途中,我坐在路边,在今年日复一日的忙碌中有了一刻闲凉。而傍晚开始下起了正式入秋的雨,夜里那么凉;冷热之间,一年是那么地快。

写电子报以来,常常都是在摸索中寄出每一封信。和其他介面不同,写电子报常常变得很犹豫,写杂了像是叨扰收件者,写正经像是作文,写多不愿让人疲倦,写少了朋友会时不时转述何时看见了微博上有人牵挂。我其实写东西的时候多,发表的时候少,在这个年代显得退却,但我总以为是矜持;宁愿花费更多心思去学习真的意欲表达的话,而不再只是倾倒任何念头。台面下得我,今年只有三件认真的事在做,完成演唱会作品,录制专辑和诗集,边整理如何兼顾家庭工作边重新投身去感觉这个社会人情的潮流。不知道是否也有人在感觉,在这个时代,对自己当下真正重要的过程,正面对这外部生活与社会现况的,矛盾的一种不讨好。

于是,时间是分秒流逝的,每个体会倒是稠厚少有流动;它们黏裹着我。我最近发现自己的一个感想,即人类的所有活动,不论是发明还是固旧,是贪婪还是儆醒,与宇宙真正的动态方向和运作都是完全相违背的。灵感是宇宙流动的状态之一,但作品-这结果,是与其状态相反的;生命存在的方式是宇宙正在发生的事,人类互相传达对珍惜哪种生命和决定不珍惜的各种理由无论善意恶意或忠于本能一说,总是相反于其自然的-理由是相反的。

写着这样的思索,像是每两天写着电子报结果都是写岔了,就留给了自己,间隔就长了些。明年才是整理完宣传管道,创作内容和推出演出计划的一年,昨夜难得能在雨中的骑楼散散步,想想,应该要让自己安心忍着,也就顺着这样的今年,仍然地忙碌与安静的酝酿就好。时候到了,连我也会看见终于做完了的事的。

今夜寄来中秋的的祝福,祝福大家假期结束的这一夜,能和家人吃到饭很好,能和寿爸Cindy姐姐聚聚很好,能走在难得极为安静的台北城很好。电子报的好处是它总让我觉得安静,我好珍惜,请让我用这个假期体会到最珍贵的作为奉献,用这份安静去祝福你,祝福这仍在等待我们,人们,愿意往彼此交会边缘与各种制度的边界去看的世界。

与你握手,

安溥

年夜快乐—— 04 Feb 11:55 PM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重启了久违的电子报,在这里谢谢亲爱的联小鞭,帮我一挡就是四个月,这段日子都是他在脸书和微博处理客服,发布小东西也陪大家聊天,让我能抱着自己这样一颗酒桶般的脑酿东西和录音。大家年夜平安,台北市那么安静。

中午开车回家的桥上难得一路无人,大白天里那景象奇异,放慢了速度就像是失去下桥的尽头一样。这几年妹妹不在娘家过年,我才深深体会牵挂的另一种面向,牵挂原来如此失落而真实,它是少数能让人感受到比起寻常里的琐碎和复杂,太过干净没得喧闹的心情反而又是一种不自在,于是牵挂你在过年这种时候言行就不自觉变得琐碎起来,贴着爸爸看平常不看的电视,东问问西问问妈妈想买什么,然后连哥哥在他房间里都还要收到我在客厅传的猫猫狗狗影片。年夜饭后爸爸指名提起这几天想去看某部电影,我高兴得有些小题大作了,也许是因为前几天爸爸没跟我们说就跑去花市买了几株盆栽,没能一起出去走走让我发现时懊恼不已。

对于过年,我也曾失去好几年兴趣,也许对所有婚丧喜庆一直都是,而走到这个年纪,节庆和能聚在一起的习俗日子让我觉得自己无比渺小啊;我和我那渺小的,眷念家人朋友的心愿。

这几个月里,我交接了牡蛎音乐的经营权给阿维,以后只在自己成立的厂牌里当制作人;整理了要做的事情需要的财务规划,也开始了录音。小蛤力倒是因为重新整顿所以这季原本想做的更新与试验就先暂停了,想做的事虽然不是太多,但要做好都需要规划也都不容易,不知道这世界会不会等我。有时候练完琴也会默默这样想着,但琴练久了,就有一种失去时间的真空感,在真空的脑海里是解脱的,没有人等是没关系的,就为了那一刻去到过的心境,它毕竟是无人可以同行而它那样兀自壮丽。

附上前阵子爸爸寄给我的儿时照片跟大家分享,过年连载的第一篇,我在安静的台北城里,以此信祝福大家各自的年夜与内心,愿我们总有分离,总有不愿分离的人生中,此刻仍有对任何人事物的那份眷念守着我们各自不同的故事和我们的心。

新年快乐,

安溥

相见趁早—— 05 Feb 11:22 PM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今天打出一则住在纽约的好友曾经写过的短文,她是一个文字奇巧寓意准确的写者,上次她回来我们始终没能碰上一面。总有做不完的事,一天里忙完了又需要能剩下可以独处的一些片刻,我常常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每当越体会相聚是次次的选择也是缘分中的奇迹,这些选择就是我们身为一个个孤岛之间,每每情愿变身在时间的海上划向另岸的小船了。

这段短文抄在制作笔记的封面,就陪了我一两年到现在。今夜除了陪我练琴,也愿它今夜知心,遇上任何读进去它的人。

“后来我们才知道相见趁早,影响我们一生信念最重要的人很早就出现了。暂时打发时间却无法一起前进的人,他们会自动把自己淘汰在你的生命之外,直到某天重逢他们会喂你几只记忆的尘螨让你消化不良,或喷射出一束失而复得的电流让你感激天涯有知音。后来我们才知道相见恨晚,再欣赏彼此也已没有一起厮混到天光这样的余裕,我们总是越忙越瞎、越瞎越忙,最后才明白相见本身已是宇宙为你精心过滤、最值得我们排除万难去履行的承诺。”

· by Kay Chen

与你握手,

安溥

温柔—— 13 Feb 11:34 PM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我见过最真实的一种温柔,不是柔美,温和,原谅,善解人意或是眼神意志中能显现光明与否。往往都不是。 人生中,我曾亲眼见过的温柔,是在每种喜悦变成张狂,在每种自卑变成怪物,在每种对错变成信念,在每种痛楚变成感想以前,中间,往后。 那些一时刻曾突然不能自已地停下来去听当时时空中的杂音的样子。 杂音有时在言语之中藏着的词不达意,有时是语言之外的神情,举措,有时是彼此之间以外,正在被我们彼此之间产生的东西又改变又消解、形成的好多脉络缠绵的,事物之质,之表,之组织的无限路径。其实,杂音的能浮现也甚至只是愿意放弃自己去要辨认什么,于是让当下里已有的万千细节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心间,哪怕去碰振意志,情义和灵魂。杂音里才是世间中隐藏的宇宙,世间里的杂音才是万物生息和川流如梭的真相与秘密。

能发现那么大的领域,却不舍逃离和回避怕失去自己,也忘了会看起来像愣愣然地剩下听...  这是我曾见过的那些温柔。承伤而不忍开口,但因此才是唯一追得上变化和成为变化的人。变化非神而是神行为前后的气味,不可懂神...而  不能不懂温柔。

给过我这份温柔的人,我永远爱你。

安溥

Zoea —— 22 Mar 12:38 AM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by Paul Klee.

我最糟糕的地方 (在出现所为何来的结果前)就是拖延症。为了想换介面可设计性能否再高一点的电子报系统,等着就又一阵子没有写了,家里还有写作产量异于常人的哥哥。好朋友们的产能表现又都是一些各种类的怪物。想起单曲钢琴一连修正了三天才像是精神面上想表现的样子,每天都有一刻我想起来就会觉得自己的程度是一种深海湾里的细菌之类的东西。

这个春天在台面下过得不容易。唯一解决的心事,来自录音的时光我终于缓慢地,但终于是能够开始疏通这几年内心一直失去发表作品的动机的状态,这几年能对等聊聊这个心理层面的大概是小姬跟阿雏,光是能有人在这几年的时光里陪我聊着活过这样的心事之中,前几天夜里想起的感激是一场无人目睹的冲动。

今夜和你分享在录制的歌词。歌名等做完了再跟大家说,我其实很久都却步于给人看歌词了,前两周我散步去见一个终于能相识的朋友和她每周三在主持的聚会,她让我觉得天地之间,最温柔的是人面对己身与他物生命的智慧。谢谢她,也于是我觉得我真诚地想和人开始分享我这几年写下的词了。也谢谢收到信得你/妳。

Zoea

眯着眼,那山和海中的水在年月里扬起碎片,我举起双臂,对那里面的千万个我挥了挥,他们从此与我分别,存在于万物中的万万千,生死是无需书写,我们却不自觉在背诵的誓言,谁都能完成的实现;命运承诺的,也只是这些。每逢月光滚烫,焚烧出你眼里的光,月下生命被说唱,天色将变,深邃的未知会浅一点,凝视我们日尽一日的穿越,跋涉山水,归离间不复返,如象如蟹。转瞬是晕眩-晕眩里我曾看见,时光是墳场,锣鼓喧天的一趟葬。在离开世界以前,还能大笑是庄严。也就去晕眩。晕眩着也能发觉。意志是奇迹是幻觉,是眷恋,在回到世界以前,人无心愿不晕眩,晕眩于那些时间-我们曾各自逃亡的时间,最后才一起老去的时间,无邪是不知能开口道别,明白了没有尽头是一切的终点,爱情才能是生死中最长的一瞥。

后记:zoea 是毛蟹蚤类幼虫的学名。zoea是在描写一个假设。假设,万物在初生时都有一个极为古老,与天地相通透彻的智慧,在进入生长与生物肉身的循环前,初生之后的某一段时光可能是它们可以了解万物循环通透的日子,那时的这些生命,或曾经的我们,看这个世界的恒常与生死会是什么样子。

愿你每每因能感觉到天地而内心平安,

安溥

近日杂记 —— 27 Mar 00:22 AM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近日杂记。

之一

新歌词贴出后看了一些对版面美感的反应,觉得挺好笑的。上封信用了电子报的公版,要做什么呢:就是为了要让大家知道为什么我想换电子报系统啊哈哈...每次写封信要排完自己觉得适当的版面,一封信得写个一两个小时,因为这样发现常常时间不够就一拖再拖,这样不值得。寄一封公版的信我想大家就会支持我们赶快找到新的电子报系统了。

之二

关于Zoea。虽然有些听众致信说看不懂,但前几天我在微博上看到了一个网友写出了老子曾阐述的“如婴儿之未孩”的连结,朋友传给我时,觉得很感激这样的读者。我想每个读者都曾好奇过某个作者,是辞汇装饰了作者的心智,还是作者在这个世界上的狩猎或采集让语法与辞汇诞生,不然为什么是这样看,又决定了去那样说呢。作品于我来说在多年后早已跟记录自我无关,我常觉得人的感官与生命经验加在一起,就同时成为了过滤器,酒桶与哈哈镜。我常想如果要多花时间描述自己,应该会白话散漫得多。能跟大家分享的是至少想Zoea,是我曾在台湾北海岸的悬崖旁看日落月升和火烧云的经验,描写的不是景色,而是当时感受到的,天地分秒万千的变换与其不变,还有其中我想起万物生死在天地间那一刻的微小与寻常。这些句子真正写成此刻这样,它们是在后来有一天打坐的时候一齐出现的。期待能懂什么永远是好事,如爱情般地,若为期待能懂而执着于要人每每就得能让我们懂,似乎就可惜了所有本来能私自去体会的各种面向,也反而从来就没有可懂的事了,是吧。今年要打开这些让酿酒的桶子自己也还是很忐忑,但从发表开始,我深深珍惜这几年曾为成长与沉淀付出的生活,这几年很多书籍与作家也陪伴着我,近日每在录音工作结束后睡前得以看完了吴明益的苦雨之地,身为读者,非常地谢谢他。

之三

周日台北阴冷,我在高雄跟拍谢少年一起上台演出。很少唱得这么不稳定,除了身体不舒服外,这应该是很多年来第一次在台上觉得有些失神。三位拍谢少年,是这几年我见过最可爱的男孩子们了;做事认真,不知为什么跟他们相处我常觉得他们聪明却老实。他们这次参加了大港开唱的幕后工作,在上台以前他们已经有一整周天天都用像是演唱会制作的工作时数没日没夜地操劳,跟他们在台上短短的二十分钟让我心里意外地被撼动着,因为他们实在毫无保留地在弹琴唱歌,台下的听众也是啊;看着人们大声唱着,人们摆动跑跳,不同的场域里音乐和听众回应的方式不同,这是我自己的演出里其实少有能在台上感受到的一切。下了台的维尼倚着好友小子的肩膀瞬间累得说不出话了,姜姜还是笑着,这些让我失神。我想我不是观众,所能感觉到的荣幸与动容还有一部分在于他们让我参与了他们的音乐世界,有那么一刻让我目睹他们此刻的青春,那时的倾其所有不愿保留。我会永远记得在这样的表演岁月中拍谢少年那天与我分享的,谢谢你们,谢谢。维尼教了我他们的歌,希望有一天能再唱一次送给他们,能和你们的听众一起唱你们的歌,我好荣幸,盼望你们的音乐路永远深长不尽。

之四

今年与为了明年绑在身上的幕后工作依然繁重,工作的日子里那天我发现自己怀孕了。(看电子报的人别惊慌这种事我惊慌就可以了,而且我已经惊慌完了XD)

啊啊啊啊啊安溥怀孕了!!!!打到这里才知道, 真棒真棒。

这两年跟男友讨论时,原本都以为这比较可能是明后年才静得下心去思考是否真要尝试的计划,毕竟我的价值观里不曾在这一题上打过勾。这段时间像是穿越一个前半生所有回忆和这世界未知的哲学隧道,边调适边陪着自己想了许多事。散步真是一个虽然有时严厉,但永远真诚知心的老朋友。家人们都很高兴,妹妹也要有第二个小孩了,虽然这不在我近年的安排里,但她说起我们小时候曾提过若小孩能一起长大,童年回过头反而给后来三十年没再想过这事,也只是努力工作尝试进步的我一些复杂但温暖的旧味。谢谢这段时间经纪人小鞭的爽朗,贴心与陪伴,男友阿维的支持和牡蛎音乐伙伴们的照顾,钧甯说她很懂小人所以她要当干妈。好朋友们各自的反应都很他/她们自己,他们满喜欢的,我也满喜欢有机会看到这样的他们。我想我最感动的是,哥哥妹妹跟生命中的好朋友每个知道的时候他们第一时间都是先关心我的感受,这些都让我深感自己依然被祝福着我能是我自己,而不是突然只能用女人或公众人物的身份去思考人生此刻的转折,这一刻我盼望,更多的,能不能是所有的,这世上的女孩子都能被身边的人这样尊重,对待与关怀。这阵子深深谢谢身边每个了不起的好朋友,他/她们应该就是我唯一能亲自介绍给一个小小人的,这世界最棒的一群活生生的家伙了,最近的人生转折让我体会到,我是如此深爱我生命中的人。眼前的心得进度是,敢没问过我意见就要来被生的小人很罕见也所以很勇敢...于是尊敬你呐,这位小人先生。写了一封很不擅长的杂记,但很开心去年做了写电子报的决定,才能这样和看信的你分享这些偶尔文艺,偶尔惊悚的事 XD。

也愿你好。我多么希望接到信的人们都好。

与你握手,

安溥

(今年跟媒体的联络比较少所以没什么机会介绍,信末先附上我尽力找的一张最像男友阿维的照片给大家参考)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问候 — 26 Aug 03:49 AM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今年的夏天对我来说提早开始,眼看要准时地结束,我会永远记得今年的这段时光,和那些带着小火柴人走在人群里,穿梭在生活里忙碌的大小事。人与人交流资讯的方式变了很多,感觉没有发布什么好像就像是没在忙碌什么,直到以为纪实摄影师朋友有天来看我,我们聊了过去这几年他的奔波跟我私底下在做的事,才觉得有人跟我一样,因为总有事要做所以反而选择减少社交的习惯,那次叙旧像是当面一起写下家书给对方一样。

身上还帮着演唱会跟音乐的制作案,但终于要把工作室跟手边的制作告个段落了,断断续续假设小蛤力的宣传系统跟陪伴伙伴筹备展览跟单曲,它们都接近完成,跟小鞭聊起我好想永远没空经营社交平台的烦恼,但没空当艺人听起来很荒谬是吧(哈哈),他嘲笑完我接了下来,以后大家就有新消息跟照片可以看了,谢谢他照顾我,他从来没怪过我为了想学制作想做出新的作品所以反而窝在漫长的学习里...说真的,谢谢他和工作伙伴还有我的伴侣,也谢谢我的主治医师一路给我的鼓励和了解,他们一直祝福我充实我自己。关于伴侣,周刊说起他成了蝾螈先生,但我还是要很严肃地更正,之前的示意图要表达的不是蝾螈而是娃娃鱼 ( '-' b ) - 对,不是蝾螈是娃娃鱼先生才对 (显示为不死心还是要正名一下,***)。今年充满了变动与未知,娃娃鱼先生倒是从没忘记做我最好的朋友,陪我去了解跟体会许多新的,有时值得豁达有时必须面对挫折跟困惑的经验,我想他避着我去做了很多功课看了很多文章,像是总会记得再忙也会抽空拉着我出门看场平凡的午夜场透透气,陪着我散步也听我聊关于当一个女人在怀孕过程里的得与失,也陪我关心这几个月夜里的香港,陪我看世界新闻,这让我始终不觉得自己可能会有孤单面对身心变化或必须停止我既有的生活的时候,谢谢这一年一直讲着比波特王发明过的梗还撩的娃娃鱼先生啊。

当孕妇是一件,能大量体会人间苦难的事。身处在很多既定的观念中,和自己体质带来需要的各种调适,能发现太多值得思索和终于从此能感同身受的喜悦跟苦楚。当人们总在争执一些相信着得有对错的议题时,怀孕让我回到真实的人生跟它的现实面,理解到很多观念产生的矛盾与冲突的由来,却也更确切体会每个人的故事都是不能比较也无关对错,甚至常有时是无所谓选择与否的。尤其是对生死的得失心,对世事无常是否真的能去接待,这一路受教的同时,我很感激也能有这样不曾发生过的机会去学习这一面的谦卑。能因此体验其中真诚同理的友情与亲情,学习如何看待自己的无法完美,而才真的懂了怎么去容纳安顿更多与自己的世界不一样但也同样不完美的他人与事物,期间有过的质疑跟感激它们一起成为了这几年的一个阶段性的句点,圆满的句点。

这几个月受到很多人的帮助,让我可以不那么尴尬于当一只笨拙的海豹然后最后这个月可以当企鹅走来走去,之前有一天我经过工作人员的座位旁还以为自己肚子应该没那么大结果直接把她撞飞了,但几次坐捷运没有人让位给我就是了。做得最好的事情大概只有每天都可以想出一种谢谢跟火柴人说,谢谢他的自在跟稳定,谢谢他听德布西也听九寸钉,谢谢他那么多夜愿意陪我守着香港近况的直播没有不安,听我解释这世界发生着什么,谢谢他让我每天仍能尽力工作。

开始把过去这几个月的日记连载的同时,再不久单曲应该就也要发行了,我将第一次去体验推出作品时自己却不在做宣传的通告,但会附上我用心写的文案。希望那么费心设计的小蛤力跟厂牌的网站还有伙伴们在筹备的展览将能在期间陪陪大家。不知道是不是有听众也觉得,这一年,世界的动荡始终赤裸裸地近在眼前了,是吧... 愿我们都要把握人生当下同时的已知与未知去明白,在不可掌握的自身际遇跟当前世事里,因为苟安而放弃思考只劝自己着重眼前,跟因为平安而珍惜还能思考与直视问题找出做法的差别。即使这一年受到很多人照顾帮忙分劳的我,跟每个人一样,尤其是跟每个年轻人一样,我依然跟人们一起在学。

我拿我得到的一点微不足道的平安,祝福着这一刻正在传达知识,分享思考,和真诚实践自己人生故事跟同理他人处境的许多人。

久违的问候,与你握手,

安溥

 

出生快乐 —— 02 Oct 03:29 AM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要深深谢谢这段日子照顾我跟家人的每位医师和令人崇拜的护理师们,让我能够平顺地度过奇异的九月。还有亲爱的家人,还有好朋友们,还有父亲节那天牵手去登记成为伴侣的阿维。

小朋友在月初出生了,眼睛像是镶着两颗黑豆子,手指很长,比起火柴,真的见面了发现他原来更像史努比旁边的Woodstock。他一直很安稳,我很感谢他。九月过着分分秒秒的日子,每一刻都是新的体会;长大后,很多事虽然随着际遇变化万千,但到了这个年纪,有时的确像是在有了的经验中发现或实践不同的组合而已,这一年新得有如童年所有的第一次... 不用尝试也已被人生铭记。

我恢复得蛮好,谢谢大家让我能在电子报里与四万个收信的朋友分享小孩子的平安。这是我自己的九月,一个私人生活与每每得知世界和社会近况时内外感受反差激烈,复杂难言,时刻震荡的九月,

谢谢生命中的这一年。欢迎你,小家伙。

与你分享,

安溥

P.S. 十月三号到六号我们伙伴和one one & one 团队办了一个很美,概念深刻的展览,它叫“finders: 发现者系列-未来大厨房”。展期不长,它很细腻,展览资讯请至牡蛎造音网页阅览,欢迎你/妳来。 :)

安溥的电邮(10.3更,她的小朋友出生了)
传说中的Woodstock